全国咨询服务热线
400-0969235

当前位置
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6up新时代奋斗者|他们是防疫品“判官”在显微

发布日期:2021-06-03 16:33

  上海从曾经的小渔村发展为如今的特大型城市,从来不缺少拥有实干精神的奋斗者。他们是这座城市里平凡的工作者,却兢兢业业书写历史。

  今年初,新冠疫情最严峻的时候,上海市医疗器械检测所检测师徐会平负责检测口罩细菌过滤效率。有一阵子,因为机器故障,细菌打到口罩上时,她不得不在工作群留言:“谁来帮我数细菌?”

  上海市医疗器械检测所是上海唯一指定医用口罩、医用防护服等防疫物资检测机构,这里的工程师们,是医用防疫品的“判官”。2020年,在新冠疫情最猖獗的头两个月,检测所检测的防疫物资量,是过去10年的总和。

  和很多防疫一线行业一样,大年夜,上海市医疗器械检测所即进入“战时”状态。年初一,业务室负责人徐进刚飞抵黑龙江,就买当天的机票回上海。在上海的工程师,从最初的4人,短短几天内增加到10多人。

  比如,徐会平的职责之一,是负责检测口罩的细菌过滤效率。检测方法,是将一株培养好的细菌打在口罩上,在单位时间内,检测口罩能阻隔多少细菌。

  王泽玮介绍,一次性口罩检测项目,常见的也有六七种,包括耳带拉力不得小于10牛,鼻夹不得低于8厘米等,但决定一只口罩性能好坏的,最主要是它的熔喷滤芯。如果将一只口罩剪开,能明显看到,口罩分外层、里层,以及中间的熔喷滤芯。这层滤芯的非油性颗粒过滤效应,需要用专业过检测仪检测。疫情期间,王泽玮的大量时间,就耗在实验室检测非油性颗粒过滤效应。

  别小看这一看似枯燥的检测。很多看着厚实,但实则不合格的口罩,都是在这一步检测出来的。

  王泽玮说,事实上,口罩检测,只是他们工作的一小部分。但疫情最初两个月,检测所楼下等着的,全是各家口罩厂商或者采购商业务人员,他们要第一时间拿到检测结果,用最快的速度判断是否下单或者生产。上海监管部门抽检的口罩,也基本送到这里“等宣判”。最夸张的时候,楼下,大门口,甚至院子里,都是焦急等待的人。而那段时间,检测所2个月的防疫物品检测量,是过去10年的总和。

  春节紧急上岗没两天,6up检测所接到紧急任务:复星集团从海外募集到一批防疫物资,有口罩有防护服,需要第一时间检测是否符合医用要求。

  “上海以前是没有医用防护服生产企业的。如果没有疫情,全国的需求量也不大,什么样的场景需要怎样的防护服,大多数人更是不清楚。”王泽玮介绍,最开始送过来的防护服,质量良莠不齐。他们检测完之后,太次的,直接判不合格。符合医用标准的,建议送往医院。还有一些虽然不符合医用标准,但是可以用在道口等地方。他们也一一标注。

  比如,检测的时候,只要是留有缝纫痕迹的,都是不适合送往医院的。但有一些防护服材质质量过关,贴上封胶,可以用在道口或者社区。这时候,检测人员就手把手教起了送检员,怎么贴封胶:一般的玻璃胶不可以,所有缝都要贴牢!

  不久后,上海开始筹建防护服生产厂,考察工厂环境,指导技术要求,验收 厂房,成为检测所的新职能,直到现在,仍有新厂建厂考察的任务,在进行。

  “抗疫的过程,其实也是防疫物品知识全民普及的过程。比如,最开始,很多人并不知道什么是医用口罩,现在,越来越多人购买口罩时会查看参考技术标准是GB(国标),还是YY(医用)。也越来越多人清楚地知道,防疫效果最好的防护服尽量留给一线医护人员,不同的场景适用不同标准的防疫品。这就是科学防疫的进步。”王泽玮最后说道。

Copyright ©2015-2020 6up【真.正规】 版权所有 6up保留一切权力!